主页 > www.091321.com >
华西都市报:富平卖婴案毁人者与被毁者
发布日期:2019-07-08 22:49   来源:未知   阅读:

  当天,死者丈夫及其他家属接受采访,www.392345.com,否认下跪并曝光短信等自证夫妻、婆媳关系正常。

  厉旭[Super Junior] 和宋茜关系很好,丽旭在推特上上传与宋茜合照

  8月31日20时许,26岁的产妇马芳(化名),从陕西省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院区住院部5楼坠下身亡。她于当日上午进入待产室。期间,因疼痛难忍,她曾两次走出待产室,对家属提出剖宫产。

  在庭审中,司欣觉得,张淑侠能够利用职务之便贩卖婴儿,一是医院内部管理不严;二是因为张淑侠是她的领导,所以她盲目轻信了张淑侠;三是她自己没有按照规定办事,没有尽到责任。

  近来引发关注的陕西富平“产科医生拐卖新生儿案”,仍不断有新的报案人出现。从一名“白衣天使”到贩卖婴儿的犯罪嫌疑人,富平县妇幼保健院产科副主任张淑侠在即将退休之际,陷入了人生的黑洞——她对家长谎称“娃儿有病”,把新生婴儿抱出产房,卖给跨省贩婴团伙。更发人深省的是,在这个过程中,她的犯罪行为竟然实施得相当顺利。

  伤口一旦撕开,便不会轻易愈合。“张淑侠案”已然发酵数日,伤痛却仍在蔓延。其间,纵有“警方解救被卖婴儿”的小高潮,但不断新增的报案家庭,又将现实拉回到了压抑、灰暗的节奏。又有谁曾想,文明社会内,竟会上演此等悲剧。或是人性崩塌,或是职业伦理失守,抑或是外力约束乏力?张淑侠的恶,在阴暗霉湿处滋生,而今晒之于阳光处,依然直透着股令人颤栗的寒气。

  用谎言欺骗家长、拿婴儿赚取脏钱,将灵魂卖给魔鬼的张淑侠,沿着疯狂的路越走越远。47776王中王香港!就这样,“产科医生拐卖新生儿”的惊悚剧,在那座县城的那座医院里,如梦魇般一再上演。诡异的是,据称“医德不好”的张淑侠,仅凭着同一套鬼蜮伎俩,居然能屡屡得手:告知家长“孩子有病”,获“授权”处理新生儿,再将婴儿转手倒卖……并不高明的作案手段,竟也轻易令太多家庭中招,真可算可悲可叹。

  是恶人太过狡诈,还是我们破绽太多?富平拐婴案中,倘若家长们能多一份理智、多一次求证,多一点“不抛弃”的坚持,张淑侠的邪恶盘算,又怎会一次次如愿?当然,以局外人的视角看,总有太多的“悔不该”。只不过,若将事件复盘到彼时彼地的语境,或许就是另一番考量了:张淑侠的精明在于,在所在产科构造了一个“密闭的话语空间”。她作为唯一的权威发声源,具有让人非得信任与服从的能量。

  某种意义上,张淑侠之所以阴谋得逞,乃是得益于“规则在落后处消弭”的现状。遗憾,现代社会“靠规则文本和执行机制管理”的价值体系,还未能在很多地方生根发芽。所以,当公众把关注的目光,从都市挪向乡镇,便当发现“越往下沉,刚性的规则架构就越粗糙;而仰赖个体自觉与自发协调的传统,反倒越是坚固”。在富平妇幼保健院,几无流程规范和业务章程可言——由此,任由个人的偏好与选择主宰一切,总归隐患无穷!

  或许,张淑侠案无非是又一次的提醒,正如过往类似案例所诠释的经验一样。风险巨大、人心易变的年代,那种寄希望人性自觉、个人自律的粗线条管理,已经不适合被继续信赖。须知,外力约束的缺席,只会纵容败德个体的沉沦,并持续放大其会引发的恶果。毁人者张淑侠、自毁者张淑侠,一体两面,皆是不幸。

  薛蛮子已取保候审罗青长逝世现身凤凰古城澳大利亚博物馆被盗奥巴马4月23日访日习国安委会议北京国际电影节开幕国航供机上宽带服务俞可平求是杂志刊文硕士生在少林寺就业胡德平访日见安倍李代沫已正式批捕韩国客轮沉没美媒称中国妨碍搜救华润董事长否认贪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