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www.091321.com >
陕西贩婴医生:不该对死婴负责 医生不能救治所有弃儿
发布日期:2019-07-15 04:11   来源:未知   阅读:

  导读:12月30日上午,陕西富平产科医生张淑侠涉嫌拐卖婴儿案,在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据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官方微博“东秦法苑”通报,张淑侠被控6次参与贩卖婴儿,并致一人死亡,社会影响恶劣,应当以拐卖儿童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原标题:陕西富平贩婴案昨日开庭审理 医生张淑侠被控6次参与贩婴并致一人死亡

  导读:12月30日上午,陕西富平产科医生张淑侠涉嫌拐卖婴儿案,在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据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官方微博“东秦法苑”通报,张淑侠被控6次参与贩卖婴儿,并致一人死亡,社会影响恶劣,应当以拐卖儿童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辩护律师对张淑侠构成拐卖儿童罪无异议,但就一些相关事实、张是否具有从轻情节等进行辩护,控辩双方为此展开辩论。张淑侠最后陈述时认罪并向受害者家属致歉,希望法庭给自己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张淑侠痛哭流泪,称对不起受害者家属。

  30日9时,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二楼庭开庭审理陕西富平医生张淑侠贩婴案。

  自案发以来,被告人张淑侠首次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之中。站在被告席上的她身材不高,双鬓发白,神情略显疲惫,人们很难将之与曾经的“技术权威”联系起来,但正是这位“白衣天使”,被指亲手将多个家庭推向痛苦的深渊。

  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淑侠自2011年至2013年,多次以新生儿患有疾病为由,建议家属放弃新生儿,而后将婴儿贩卖。公诉方指控,张淑侠的行为构成拐卖儿童罪。

  下午4时许,在最后的陈述中,张淑侠痛哭流泪,面向旁听席跪下道歉。她称,在这里怀着内疚的心情,对不起受害者家属,也对不起她的家人。张淑侠表示愿意认罪服法。随后审判长宣布本案休庭,择日宣判。

  陕西富平医生张淑侠“东窗事发”,源于2013年7月份她的一次作案,涉事婴儿是她同学的孙子。

  据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官方微博通报,检方提供的张淑侠供述显示,2013年7月15日,她同学来某祥找她,让张帮忙为他待产的儿媳董某某办住院手续。她安排董某某住院并做了产前各项检查,检查结果显示梅毒弱阳性,乙肝2、5项阳性,觉得可以借产妇有梅毒和乙肝,向家属说此病情的严重性让他们放弃婴儿,以便她将婴儿卖钱。

  之后张淑侠告诉来某祥的家人,说董某某患有梅毒和乙肝,生下的婴儿肯定会被传染。他们相信了,说这个婴儿不要了。孩子出生后,她让董某某的丈夫来某峰看完婴儿,并让他在婴儿分娩记录单上写了“要求放弃小孩”,签名并按手印。

  当晚,张淑侠将男婴抱回家中,打电话联系山西省临猗县的潘某某。7月17日凌晨3时许,潘某某和其子崔某驾车来到张淑侠家中,以21600元的价格将男婴买走带回家中。其后潘某某经王某某和黄某某介绍,潘某某丈夫崔某某从旁协助,在其家中以59800元的价格将婴儿卖予河南省内黄县梁庄乡后河村的朱某某。

  来某峰的证词显示,在张淑侠办公室写了“要求放弃小孩”后的第二天,他和妻子、女儿到富平县医院做了梅毒、乙肝的检查。检查结果显示正常,没有人患梅毒、乙肝。他认为自己受骗并猜测张淑侠“把娃卖了”,将事情告诉其表哥路某后,路某报案。

  检方起诉书显示,2011年11月至2013年7月,张淑侠作案6起,贩卖7名婴儿,并致一人死亡。其中一起案件中,有婴儿父亲甚至参与其中,收了卖婴所得收入中的15000元钱。

  2012年4月份的一天,张淑侠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得知赵某某、贺某某要将所生女婴送人,遂打电话联系潘某某。潘某某和崔某即驾车来到富平县妇幼保健院,以20000元的价格将该女婴从张淑侠处买走,本港开奖直播现场。张淑侠将其中15000元交予赵某某。后因女婴家人反悔,张淑侠让潘某某将女婴送回,后将女婴交还赵某某亲属。

  在此案中,张淑侠的“技术权威”身份,让不少同事放松了警惕,间接为她的犯罪行为大开方便之门,也让本应严格的院方管理制度成为“一纸空文”。陕西省卫生厅此前的调查显示,在“来小孩”一案中,张淑侠曾先后指示3名产房工作人员篡改医疗文书,其中两名工作人员予以拒绝,一名修改医疗文书后未签名,而这三名工作人员事后均未及时向院方报告。此外,与产妇间的熟人关系,也让张淑侠的“好言相劝”并没有受到家属更多的怀疑。

  2013年4月的一天,富平县妇幼保健院保洁员杜某德在医院儿科将黄某妮所生并被家属放弃的一名女婴抱回自己宿舍,后打电话将此事告诉被告人张淑侠。张淑侠遂电话联系潘某某,当日下午潘某某与崔某开车来到富平,在杜某德宿舍看过女婴后,以1000元的价格将女婴买走带到家中,后该女婴死亡被丢弃。

  检方认为,虽然家属是在得知婴儿病情十分严重的情况下主动放弃治疗并交由医院处理,而被告人明知婴儿体弱患病,仍将婴儿卖予他人牟利,致该婴儿最终因生病死亡而被丢弃。其行为间接造成了该婴儿死亡的后果。

  被告辩护人称,该事实中婴儿死亡不能作为对被告人的加重情节。医院的病婴被放弃现象很普遍,医生不可能也无条件救治每一个被放弃的婴儿。

  张淑侠贩卖婴儿的犯罪路径已被完整地呈现出来。从篡改病历、动员产妇放弃婴儿,到联系人贩子将婴儿出手,再到“一而再、再而三”地犯罪,曾经的“白衣天使”沦为贩婴凶手,让人扼腕叹息。更令人反思的是:这究竟是为什么?

  根据张淑侠的供述,自己与潘某某相识于一次门诊治疗,得知其儿子儿媳无法生育,便想帮助潘某某要一个孩子,而医院也确实有父母主动放弃孩子的情况存在。直到最后,她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犯罪,只是认为在“做善事”。“我不认识潘某某,不了解她的过去,根本不知道她是人贩子。”

  尽管一再为自己的行为作出解释,但篡改病历、在不能确定孩子有缺陷的情况下便劝说父母放弃、有偿贩卖等行为,已经让张淑侠触犯了法律的“高压线”。检察机关的公诉意见中认为,从最初家属自愿放弃婴儿,到后来主动欺骗家属,“医德缺失、法律意识淡漠”、“高额利润的诱惑”、“长期未被发现心存侥幸心理”,是促成其犯罪行为的几大动因。

  记者注意到,受害者家属法律意识淡漠和防范犯罪心理不强,也是张淑侠能够长期作案的原因之一。警方此前的调查显示,在“来小孩被贩卖”案件曝光前的两年间,从来没有一个病人家属向医院举报或向警方报案。作为被拐卖双胞胎婴儿奶奶的富平县薛镇村村民杨某,在此案刚被媒体报道时,甚至不愿相信自己昔日要好的同学能做出这种事。

  这6起贩婴案形成环环相扣、分工明确、手法熟练的作案链条,凸显出我国当前人口拐卖犯罪现象的严重性。

  “产妇有传染病”、“孩子畸形”、“花大钱也治不好病”这些可以轻易戳穿、并不算高明的谎言为何能够屡试不爽?陕西省社科院副院长石英认为,张淑侠的这些说法正是抓住了产妇和家属们对“看病难”、“看病贵”的畏惧心理,对此应加快医保体系改革,使人人都能享受医疗保障,才能使每个生命都不被轻易放弃。

  “没有儿子就买儿子,没有女儿就买女儿。”鲜活的生命被当做商品买卖,生命的尊严被无情践踏。中国政法大学反对人口贩运国际合作与保护中心主任张志伟认为,“买方市场”是打击拐卖人口工作中不可忽略的一环。

  张志伟说,我国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第6款规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收买行为不被追责,客观上纵容了非法收买被拐卖儿童行为,助长了拐卖犯罪的气焰。

  8月31日20时左右,陕西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院区住院部5楼,一名待产孕妇从楼上坠下身亡。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院区发表声明称,产妇马某阴道分娩难产风险比较大。绥德院区妇产科二病区主任表示,医护人员建议剖宫产,然而家属坚持顺产,并在《产妇住院知情同意书》上签字。

  1994.12—1997.02 农业部农村合作经济经营管理总站合作基金会处副处长

  针对读者质疑,谢林详细说明了这套住房的购买情况。谢林说,瑶竹园小区实际上是当时为了解决区政府职工住房困难开发修建的,当时房价仅为530元/平方米。